首页 > 正文
台州腋臭专科医院哪里比较好

玉环有没有专业的腋臭医院,台州椒江有治疗腋臭的医院吗,台州椒江知名腋臭医院,临海腋臭治疗需要多少钱,天台医院专业的治疗腋臭是哪家,临海腋臭医院网上在线医院,台州哪家医院看腋臭疗效好,腋臭在台州黄岩哪里治疗好,台州哪个医院治疗腋臭好,临海那里有专业治疗腋臭的

  《新闻1+1》----代币融资,又一件皇帝的新衣?

  解说:

  无申报、无审批、无门槛、无监管,无法定意义的代币发行融资,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投资者趋之若鹜?

  演讲人:

  10万元的大奖大家想不想要?

  观众:

  想。

  演讲人:

  好,我说到做到。

  解说:

  马勒戈币、韭菜币、大V币,目前监测到的虚拟币就有400多种、十多万人参与融资金额高达26亿元。

  播报:2017年9月5日 新闻

  对于虚拟货币到底是什么,这次央行给出了明确定性,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新闻1+1今日关注,代币融资,又一件皇帝的新衣?

  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您知道吗?在全世界流通的货币大概是有170多种,同样一个问题,您知道在互联网上流通的网络的货币有多少吗?据我们国家的官方平台的统计,大概是有421种,这是目前能够监测的到的数字,在互联网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有很多东西是监测不到的,因此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是远远大于我们现在现实世界流通的货币的,那么今天我们要关注的这样的一个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种可能性把网上的货币和虚拟的和现实的连接了起来,那就是有人在通过一种叫做虚拟货币的东西,描绘出一个宏大的投资前景,这个时候就需要用虚拟货币去投资,而虚拟货币却用的上投资者手中的真金白银。

  就在昨天9月4日国家七部委联合下发了一个文件,要叫停这种代币发行融资,也就是专业术语叫做ICO,为什么要叫停,它带来的危害有可能是什么,这种叫停带来的前景,又会是什么?我们今天一起来关注。

  (播放短片)

  解说:

  演讲人:

  10万元的大奖大家想不想要?

  观众:

  想。

  演讲人:

  好,我说到做到。

  演讲人:

  我们茶链代币它会成为面向全球输出的硬通货,我想那时候茶链才真正的伟大。

  在上海这个五星级酒店,演讲者正在卖力推销自家的虚拟币,尽管一张入场券卖到2000多元,但近千人的会场还是被填的满满当当,甚至连会场门外的走廊都变成了临时交易市场。

  央视记者 张艺瑾:

  在现场,很多展板上也印有某某链,某某币,这些的字眼,虽然一般人可能不太理解它们是什么意思,但事实上它已经成为了很多融资项目的噱头。我手上的这个名单,是今天参加宣讲的一些团队,我粗略地数了一下大概有三四十家。

  解说:

  虽然这些虚拟币名称晦涩难懂,但丝毫没有影响投资者的热情,除了众多的年轻面孔外,也不乏四五十岁的女士,她们是专程从武汉赶到上海,并押注这些五花八门、准备上市的虚拟新币。

  展位工作人员:

  您需要那个链接吗?

  投资者:

  我要我要,现在准备下载那个钱包。

  记者:

  你是打算买他们家的代币吗?

  投资者:

  对啊。

  记者:

  自己买了吗?

  投资者:

  自己回去操作就买了。

  投资者:

  在别人很多不懂的情况下,你去参与你就赚了,知道吧?

  解说:

  这些投资者之所以如此疯狂地投钱,正是因为虚拟货币的行情一再暴涨,一枚比特币的价格一度突破三万元人民币。在全国各地,这样的投资大会每天都在上演,甚至马勒戈币、韭菜币等匪夷所思的币种也登堂入室,这些看上去不靠谱的项目,不仅有人买,而且非常疯狂。

  “我投了mlgb这个项目”,这是今年8月14号,投资人发表的一条微博。8月17号,他再发微博称,自己已经投资了18个ICO项目。他还声称:“不喝泡沫,你喝不到啤酒”。

  这种投资到底有多火爆?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目前监测到的虚拟币约有421种。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 吴震:

  2017年上半年,国内虚拟币融资项目,整个融资金额大概是有人民币26亿元。参与的人数我们监测到共有10.5万人。

  解说:

  事实上,代币并不是法定意义上的货币,代币发行融资不需要审批申报,没有任何资本门槛,仅仅基于一个创业概念白皮书,就能直接对公众募集资金。这很容易出现暴涨暴跌,甚至发行者跑路的情况。最近一家叫莱特中国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就突然消失了。

  投资者1:

  当时是用在微商做的一个交易,许(诺)是半个月之内翻倍。

  投资者2:

  我被骗了18000元。

  记者:

  直接转到他银行卡里了。

  投资者2:

  对,直接转到他储蓄所。

  解说:

  前天下午三点,央行联合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播报:2017年9月5日 新闻:

  对于虚拟货币到底是什么,这次央行给出了明确定性,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解说:

  受此公告影响,各大代币全线下跌,特别是比特币、莱特币以及以太坊等“主流币”均出现较大跌幅。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20分钟内跌去近2000元,昨天,比特币抛盘增加,一度跌至23000元。同时,还有15家ICO项目交易平台公告称暂停ICO业务。

  今天,有媒体发文称,“七部委叫停的ICO,一半是贪婪,另一半博傻。”还有评论称,“ICO的暴利已经超过了贩毒,人性贪婪,在这个时候监管尤其不能缺位。”如何不再放任虚拟货币疯狂?监管层是时候出手了。

  董倩:

  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代币融资发行也就是ICO,听起来是一个相对专业的名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它到底什么意思。先来看最权威的定性,七个部委的定性是什么呢?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等所谓的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这是官方对它的定义。

  那么我们来看一下,就是我们今天说的ICO,也就是代币发行融资这过去的半年甚至一年,它的状况是什么一种情况,在我们国家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那么2017年上半年,我们国家呈现出来的情况是,国家的平台监测到,那么现在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43家,然后截止到7月18日,就是上半年,那么监测平台发现项目是65个,参与的人有多少呢?有10.5万人次,然后涉及到钱是26.16亿,那么这是一些相应的数字。

  在面对这样的一个迅速积累的,不管是资金还是人还是项目的时候,那么肯定也积累了巨大的风险,相应的在8月底到9月初的时候,相关的部门也已经出台了的一系列的防范包括提醒,比如说或者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一个处置非法集资的条例的征求意见稿,然后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发布了一个这是有风险的提示函。那么相应的互联网、金融协会也发布了相关的风险提示。在进入了9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还有包括央行在内的国家七部委到今天发布公告叫停ICO。

  那好了,接下来我们就要连线一位专家,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的胡滨副所长。首先胡所长您给我们解释一下,因为今天我们在说代币的这种融资,代币的融资它的出现我们说它是一种为什么会出现?它天生的就是说要进行非法的融资去骗钱的,还是说它的出现也是要满足一些社会上的,也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急切的需求的,是哪一种?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胡滨:

  你说的这种代币融资,现在我想有四种背景产生的,第一种我想最主要是在没有一个明确的监管制度、明确的一个交易规则的情况下产生的这样一种,所以它才会这么没有监管主体,野蛮的生长。

  第二种它实际上从一个可以在部分上能取得一些融资公文的投资工具,已经演化成为一个投机炒作的工具。

  第三个,当前的情况下,一些平台进行大量的夸大的宣传,吸引了投资者去投机的这样一种心理。

  第四个也是反映出我们当前,我们在金融市场当中的一些缺陷,比如说我们没有能够为老百姓非常适合的稳健的这样一些多样化的金融投资的产品可供,所以才会被这样的ICO的产品吸引了很多的投资者去参与。

  董倩:

  胡所长您看,刚才我们也提及的几个数字,我们不妨用图表的方式,你比如说在,我们就以今年上半年为例,从2017年4月、3月,然后到6月你到它的增长幅度是一个非常陡峭的这样一个增速,这是这个项目,我们再来看它参与的人次,同样也是一个非常陡峭的这样一个人次,包括钱在内。

  那为什么市场会对这样的一个代币的融资,会展现出这么强烈的兴趣呢?什么原因您分析。

  胡滨:

  我想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金融科技这个概念现在开始逐步的深入人心,那么老百姓对它又渴望,但是又不真正的了解,所以当ICO出现以后认为这可能是一个金融创新的工具,那么这个也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刚才我说过这样一个问题,这样一个工具是在没有任何行政监管部门,没有规则的情况下去发生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那么就像当年的P2P网络接待一样,野蛮的爆发式的增长,因为现在不做,将来一旦出了规则以后可能就失去了一个先机,所以才会这样大量的快速的增长。

  董倩:

  胡所长,刚才在短片里面,有一位投资者也说了这样的一番话,他说你不喝泡沫,你根本就喝不到啤酒,那么您怎么看他表述的这样的一种投资也好,投机也好的心态,包括您看我们可以援引一个北京青年报带来的这么一个例子,就因为有ICO,那么ICO这样的一种方式,有些投资者像坐过山车一样,那么比如说一上来就是涨幅200多倍,然后又剧烈的下滑,然后又有所起色,这意味着什么?对于投资者来说。

  胡滨:

  刚才说的如果把这个ICO比作一杯啤酒的话,我说这个ICO的这杯啤酒是一个异化的啤酒,那么我们知道,您要想喝啤酒是泡沫少啤酒多。那么我们现在的ICO实际上是泡沫多啤酒少,那么这些泡沫是指什么呢?比如说这些非法的集资,诈骗、传销等等,而真正那些啤酒呢就是可能为一些科技企业,募集了一些虚拟货币的这样一些功能,所以你说这样一杯啤酒我们到底要不要,所以我们首先第一步是先把泡沫给压缩了,然后我们才能体现出它能够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这样一些基础功能。

  董倩:

  好,谢谢胡所长,稍候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刚才我们也说了ICO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相对新鲜的事物,那么投资者虽然多,但是毕竟还是限制在比较少的这样的一个范围内,那么他们想投资,是希望能够在短期得到巨大的收益,但现实情况回报给他们的又是什么呢?我们继续关注。

  (播放短片)

  解说:

  在众多虚拟币中,最著名的要数比特币。从2009年出现以来,每枚比特币还不到一分钱,八年后,比特币已经突破了3万元人民币,直到今天,它的最新报价在2万8千元左右。正是在如此疯长的示范效应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自己发行各种虚拟货币。而一旦出现暴跌时,跑路就成了一些“代币”发行者的选择。

  莱特中国就是一家突然间消失的虚拟货币网站。之前,这家网站发行了一种新的虚拟币,但还在集资阶段就消失了。根据记者的调查,在工信部的网站备案系统中,这家公司真正的名字并不叫莱特中国,而是叫瑞通光泰。

  央视记者 张艺瑾:

  按照工商资料上显示的通讯地址,这栋写字楼的7F办公室,应该就是莱特中国的所在办公地,然而在现场我们却发现,这间办公室的实际所有者,确是另外一家公司。

  解说:

  正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在写字楼的门口,碰到了几个也是来找这家公司的人,他们告诉记者,他们投资了这家公司的虚拟币众筹业务,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电话总是打不通,即便是打通了也告诉他们,打错了。

  投资者 张先生:

  你好,是瑞通光泰吗?

  电话:

  不是,咋回事儿?

  张先生:

  莱特中国?

  电话:

  不知道。

  张先生:

  微商币是我们公司做的吧?

  电话:

  不是不是。

  解说:

  这是这家公司的宣传广告,他们宣称未来微信之间的交易,包括微商都会使用他们发行的这种网络货币进行结算,如此光明的市场前景,巨大的投资回报,让不少投资者动了心。

  投资者 张先生:

  因为现在微商比较火,所以说当时是(说)用在微商以后的交易, 许(诺)是半个月之内翻倍。

  解说:

  正当这些投资者还沉浸在发财致富的幻想中时,在两个多月前,这家公司先是网站突然无法显示,随后,QQ上的客服人员也将全部投资者拉进了黑名单,眼下,他们投资的资金也无法追回。

  那么,虚拟币所谓的“上市”,究竟是怎么操作的呢?记者走访了一家正在进行融资的项目团队。

  某虚拟币融资项目负责人 兰波:

  大约是筹了2000多个比特币吧,这是其中的一个(收款)地址,这不是所有钱包的全部。

  解说:

  兰波,某融资项目负责人。据他介绍,国内融资的目标金额通常为几千万人民币,大项目能轻松上亿,大大高于一些新三板上市公司的募资金额。

  某虚拟币融资项目负责人 兰波:

  从这种类IPO的这个角度来讲,它也没有监管,大家可以自由上去代币。

  解说:

  不需要申报审批,没有任何资本门槛,仅仅基于一个创业概念白皮书,就能直接对公众募集资金。

  目前国内的交易市场上,已经有不少虚拟币价格一路下跌,然而由于团队信息很少对外公布,对于这些项目的真实经营情况不得而知。

  某虚拟币融资项目负责人 帅初:

  目前就是如果发生这种比如说开发团队这个跑路,或者说开发团队没有实现当初的承诺,那给投资人造成的损失,其实是没有任何保障的。

  解说:

  随着“虚拟货币”交易的大幅增加,代币发行融资也呈现爆发式增长。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 吴震:

  我们监测到的传销币大概有421种,但是有些是部署在境外,但是它的主要的用户还是在境内。

  董倩:

  不需要申报审批,不需要投资门槛,甚至有的根本就连投资的白皮书都没有,仅是需要所谓的有影响力的人来忽悠两句,然后就能够吸引到公众的众多的真金白银。

  这一方面说明监管的的确是有空间,但是另外一方面在被应允了有巨大收益的同时,投资者自己也不妨想想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胡滨副所长,那您看我们刚才一开始就说了现在七个部门联合要把这样的一个代币投资叫停,叫停之后呢?这是就不干了以后不许干了,还是说未来要有一段时间还有可能再去做?

  胡滨:

  实际上我们这一次叫停止代币发行,它不是禁止,那么停止的是什么呢?停止的是非法代币发行。因此呢本身ICO这种发行呢,它具有一定的现实需求,也有它的合理性,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要防止被利用作为投机的工具,所以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是叫停以后,要进行清理整顿,保护投资者的利益,然后制定相关的规则,明确谁来管怎么管,下一步才能规范的发展。

  董倩:

  胡所长在保护了投资者利益的同时,是不是也伤害到了创新者的利益?你比如说很多科技公司,他们苦于融资无门,在种种融资渠道受到了堵塞的情况下,他们也许会创新出这样的一条对他们是行之可行的一种融资方法,但是如果这样说是目前看是先叫停,对他们来说是不是一种伤害?

  胡滨:

  你说的这种现象可能会存在,但是我们也有机制来应对这种,其实你反映的问题就是如何平衡金融的创新与风险控制的问题,那么这里实际上在这里我希望呼吁在中国尽快的引入沙盒计划,给创新一个安全的空间,可以进行一些实验。

  那么这种情况下等成熟了以后再出去,再向公众去推出,这个是一个好的监管机制,可以鼓励创新,特别对这种金融科技的产品。

  董倩:

  因为科技和金融,科技的创业、科技的创新往往更需要金融的创新来给予助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的确是为了保护投资者和消费者的利益,把这个叫停了,在这种情况下您刚才说到一个沙盒计划,怎么能够疏堵结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既保证科技的创新、金融的创新,另外一方面又足够去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胡滨:

  那么首先我们在叫停之后是堵,然后要疏,怎么疏?那么我们要明确像ICO这种产品的发行的规则、监管的主体、审批的程序、投资者保护等等相关的要求,那么这种情况下然后让那些真正的能够体现出现实实体经济需求的ICO可以正常的发行,这是一个。

  第二个呢,我们在监管者要有加强我们的监管技术,通过监管来及时的发现风险,这种情况下,我们才有能防止风险的发生的同时,又能够让真正的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产品能够推向市场。

  董倩:

  好,非常感谢胡所长。其实今天我们在说到金融的创新和监管的时候,又要反复的说同样一句话,就是一方面我们要加强监管,这当然义不容辞。

  但是另一方面,作为投资者,你在投资的时候,是不是也要问自己有一句老话叫“天要使之亡,必先使之狂。”脑袋一定要清醒。

责任编辑:刘光博

  《新闻1+1》----代币融资,又一件皇帝的新衣?

  解说:

  无申报、无审批、无门槛、无监管,无法定意义的代币发行融资,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投资者趋之若鹜?

  演讲人:

  10万元的大奖大家想不想要?

  观众:

  想。

  演讲人:

  好,我说到做到。

  解说:

  马勒戈币、韭菜币、大V币,目前监测到的虚拟币就有400多种、十多万人参与融资金额高达26亿元。

  播报:2017年9月5日 新闻

  对于虚拟货币到底是什么,这次央行给出了明确定性,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新闻1+1今日关注,代币融资,又一件皇帝的新衣?

  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您知道吗?在全世界流通的货币大概是有170多种,同样一个问题,您知道在互联网上流通的网络的货币有多少吗?据我们国家的官方平台的统计,大概是有421种,这是目前能够监测的到的数字,在互联网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有很多东西是监测不到的,因此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是远远大于我们现在现实世界流通的货币的,那么今天我们要关注的这样的一个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种可能性把网上的货币和虚拟的和现实的连接了起来,那就是有人在通过一种叫做虚拟货币的东西,描绘出一个宏大的投资前景,这个时候就需要用虚拟货币去投资,而虚拟货币却用的上投资者手中的真金白银。

  就在昨天9月4日国家七部委联合下发了一个文件,要叫停这种代币发行融资,也就是专业术语叫做ICO,为什么要叫停,它带来的危害有可能是什么,这种叫停带来的前景,又会是什么?我们今天一起来关注。

  (播放短片)

  解说:

  演讲人:

  10万元的大奖大家想不想要?

  观众:

  想。

  演讲人:

  好,我说到做到。

  演讲人:

  我们茶链代币它会成为面向全球输出的硬通货,我想那时候茶链才真正的伟大。

  在上海这个五星级酒店,演讲者正在卖力推销自家的虚拟币,尽管一张入场券卖到2000多元,但近千人的会场还是被填的满满当当,甚至连会场门外的走廊都变成了临时交易市场。

  央视记者 张艺瑾:

  在现场,很多展板上也印有某某链,某某币,这些的字眼,虽然一般人可能不太理解它们是什么意思,但事实上它已经成为了很多融资项目的噱头。我手上的这个名单,是今天参加宣讲的一些团队,我粗略地数了一下大概有三四十家。

  解说:

  虽然这些虚拟币名称晦涩难懂,但丝毫没有影响投资者的热情,除了众多的年轻面孔外,也不乏四五十岁的女士,她们是专程从武汉赶到上海,并押注这些五花八门、准备上市的虚拟新币。

  展位工作人员:

  您需要那个链接吗?

  投资者:

  我要我要,现在准备下载那个钱包。

  记者:

  你是打算买他们家的代币吗?

  投资者:

  对啊。

  记者:

  自己买了吗?

  投资者:

  自己回去操作就买了。

  投资者:

  在别人很多不懂的情况下,你去参与你就赚了,知道吧?

  解说:

  这些投资者之所以如此疯狂地投钱,正是因为虚拟货币的行情一再暴涨,一枚比特币的价格一度突破三万元人民币。在全国各地,这样的投资大会每天都在上演,甚至马勒戈币、韭菜币等匪夷所思的币种也登堂入室,这些看上去不靠谱的项目,不仅有人买,而且非常疯狂。

  “我投了mlgb这个项目”,这是今年8月14号,投资人发表的一条微博。8月17号,他再发微博称,自己已经投资了18个ICO项目。他还声称:“不喝泡沫,你喝不到啤酒”。

  这种投资到底有多火爆?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目前监测到的虚拟币约有421种。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 吴震:

  2017年上半年,国内虚拟币融资项目,整个融资金额大概是有人民币26亿元。参与的人数我们监测到共有10.5万人。

  解说:

  事实上,代币并不是法定意义上的货币,代币发行融资不需要审批申报,没有任何资本门槛,仅仅基于一个创业概念白皮书,就能直接对公众募集资金。这很容易出现暴涨暴跌,甚至发行者跑路的情况。最近一家叫莱特中国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就突然消失了。

  投资者1:

  当时是用在微商做的一个交易,许(诺)是半个月之内翻倍。

  投资者2:

  我被骗了18000元。

  记者:

  直接转到他银行卡里了。

  投资者2:

  对,直接转到他储蓄所。

  解说:

  前天下午三点,央行联合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播报:2017年9月5日 新闻:

  对于虚拟货币到底是什么,这次央行给出了明确定性,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解说:

  受此公告影响,各大代币全线下跌,特别是比特币、莱特币以及以太坊等“主流币”均出现较大跌幅。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20分钟内跌去近2000元,昨天,比特币抛盘增加,一度跌至23000元。同时,还有15家ICO项目交易平台公告称暂停ICO业务。

  今天,有媒体发文称,“七部委叫停的ICO,一半是贪婪,另一半博傻。”还有评论称,“ICO的暴利已经超过了贩毒,人性贪婪,在这个时候监管尤其不能缺位。”如何不再放任虚拟货币疯狂?监管层是时候出手了。

  董倩:

  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代币融资发行也就是ICO,听起来是一个相对专业的名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它到底什么意思。先来看最权威的定性,七个部委的定性是什么呢?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等所谓的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这是官方对它的定义。

  那么我们来看一下,就是我们今天说的ICO,也就是代币发行融资这过去的半年甚至一年,它的状况是什么一种情况,在我们国家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那么2017年上半年,我们国家呈现出来的情况是,国家的平台监测到,那么现在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43家,然后截止到7月18日,就是上半年,那么监测平台发现项目是65个,参与的人有多少呢?有10.5万人次,然后涉及到钱是26.16亿,那么这是一些相应的数字。

  在面对这样的一个迅速积累的,不管是资金还是人还是项目的时候,那么肯定也积累了巨大的风险,相应的在8月底到9月初的时候,相关的部门也已经出台了的一系列的防范包括提醒,比如说或者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一个处置非法集资的条例的征求意见稿,然后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发布了一个这是有风险的提示函。那么相应的互联网、金融协会也发布了相关的风险提示。在进入了9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还有包括央行在内的国家七部委到今天发布公告叫停ICO。

  那好了,接下来我们就要连线一位专家,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的胡滨副所长。首先胡所长您给我们解释一下,因为今天我们在说代币的这种融资,代币的融资它的出现我们说它是一种为什么会出现?它天生的就是说要进行非法的融资去骗钱的,还是说它的出现也是要满足一些社会上的,也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急切的需求的,是哪一种?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胡滨:

  你说的这种代币融资,现在我想有四种背景产生的,第一种我想最主要是在没有一个明确的监管制度、明确的一个交易规则的情况下产生的这样一种,所以它才会这么没有监管主体,野蛮的生长。

  第二种它实际上从一个可以在部分上能取得一些融资公文的投资工具,已经演化成为一个投机炒作的工具。

  第三个,当前的情况下,一些平台进行大量的夸大的宣传,吸引了投资者去投机的这样一种心理。

  第四个也是反映出我们当前,我们在金融市场当中的一些缺陷,比如说我们没有能够为老百姓非常适合的稳健的这样一些多样化的金融投资的产品可供,所以才会被这样的ICO的产品吸引了很多的投资者去参与。

  董倩:

  胡所长您看,刚才我们也提及的几个数字,我们不妨用图表的方式,你比如说在,我们就以今年上半年为例,从2017年4月、3月,然后到6月你到它的增长幅度是一个非常陡峭的这样一个增速,这是这个项目,我们再来看它参与的人次,同样也是一个非常陡峭的这样一个人次,包括钱在内。

  那为什么市场会对这样的一个代币的融资,会展现出这么强烈的兴趣呢?什么原因您分析。

  胡滨:

  我想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金融科技这个概念现在开始逐步的深入人心,那么老百姓对它又渴望,但是又不真正的了解,所以当ICO出现以后认为这可能是一个金融创新的工具,那么这个也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刚才我说过这样一个问题,这样一个工具是在没有任何行政监管部门,没有规则的情况下去发生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那么就像当年的P2P网络接待一样,野蛮的爆发式的增长,因为现在不做,将来一旦出了规则以后可能就失去了一个先机,所以才会这样大量的快速的增长。

  董倩:

  胡所长,刚才在短片里面,有一位投资者也说了这样的一番话,他说你不喝泡沫,你根本就喝不到啤酒,那么您怎么看他表述的这样的一种投资也好,投机也好的心态,包括您看我们可以援引一个北京青年报带来的这么一个例子,就因为有ICO,那么ICO这样的一种方式,有些投资者像坐过山车一样,那么比如说一上来就是涨幅200多倍,然后又剧烈的下滑,然后又有所起色,这意味着什么?对于投资者来说。

  胡滨:

  刚才说的如果把这个ICO比作一杯啤酒的话,我说这个ICO的这杯啤酒是一个异化的啤酒,那么我们知道,您要想喝啤酒是泡沫少啤酒多。那么我们现在的ICO实际上是泡沫多啤酒少,那么这些泡沫是指什么呢?比如说这些非法的集资,诈骗、传销等等,而真正那些啤酒呢就是可能为一些科技企业,募集了一些虚拟货币的这样一些功能,所以你说这样一杯啤酒我们到底要不要,所以我们首先第一步是先把泡沫给压缩了,然后我们才能体现出它能够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这样一些基础功能。

  董倩:

  好,谢谢胡所长,稍候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刚才我们也说了ICO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相对新鲜的事物,那么投资者虽然多,但是毕竟还是限制在比较少的这样的一个范围内,那么他们想投资,是希望能够在短期得到巨大的收益,但现实情况回报给他们的又是什么呢?我们继续关注。

  (播放短片)

  解说:

  在众多虚拟币中,最著名的要数比特币。从2009年出现以来,每枚比特币还不到一分钱,八年后,比特币已经突破了3万元人民币,直到今天,它的最新报价在2万8千元左右。正是在如此疯长的示范效应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自己发行各种虚拟货币。而一旦出现暴跌时,跑路就成了一些“代币”发行者的选择。

  莱特中国就是一家突然间消失的虚拟货币网站。之前,这家网站发行了一种新的虚拟币,但还在集资阶段就消失了。根据记者的调查,在工信部的网站备案系统中,这家公司真正的名字并不叫莱特中国,而是叫瑞通光泰。

  央视记者 张艺瑾:

  按照工商资料上显示的通讯地址,这栋写字楼的7F办公室,应该就是莱特中国的所在办公地,然而在现场我们却发现,这间办公室的实际所有者,确是另外一家公司。

  解说:

  正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在写字楼的门口,碰到了几个也是来找这家公司的人,他们告诉记者,他们投资了这家公司的虚拟币众筹业务,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电话总是打不通,即便是打通了也告诉他们,打错了。

  投资者 张先生:

  你好,是瑞通光泰吗?

  电话:

  不是,咋回事儿?

  张先生:

  莱特中国?

  电话:

  不知道。

  张先生:

  微商币是我们公司做的吧?

  电话:

  不是不是。

  解说:

  这是这家公司的宣传广告,他们宣称未来微信之间的交易,包括微商都会使用他们发行的这种网络货币进行结算,如此光明的市场前景,巨大的投资回报,让不少投资者动了心。

  投资者 张先生:

  因为现在微商比较火,所以说当时是(说)用在微商以后的交易, 许(诺)是半个月之内翻倍。

  解说:

  正当这些投资者还沉浸在发财致富的幻想中时,在两个多月前,这家公司先是网站突然无法显示,随后,QQ上的客服人员也将全部投资者拉进了黑名单,眼下,他们投资的资金也无法追回。

  那么,虚拟币所谓的“上市”,究竟是怎么操作的呢?记者走访了一家正在进行融资的项目团队。

  某虚拟币融资项目负责人 兰波:

  大约是筹了2000多个比特币吧,这是其中的一个(收款)地址,这不是所有钱包的全部。

  解说:

  兰波,某融资项目负责人。据他介绍,国内融资的目标金额通常为几千万人民币,大项目能轻松上亿,大大高于一些新三板上市公司的募资金额。

  某虚拟币融资项目负责人 兰波:

  从这种类IPO的这个角度来讲,它也没有监管,大家可以自由上去代币。

  解说:

  不需要申报审批,没有任何资本门槛,仅仅基于一个创业概念白皮书,就能直接对公众募集资金。

  目前国内的交易市场上,已经有不少虚拟币价格一路下跌,然而由于团队信息很少对外公布,对于这些项目的真实经营情况不得而知。

  某虚拟币融资项目负责人 帅初:

  目前就是如果发生这种比如说开发团队这个跑路,或者说开发团队没有实现当初的承诺,那给投资人造成的损失,其实是没有任何保障的。

  解说:

  随着“虚拟货币”交易的大幅增加,代币发行融资也呈现爆发式增长。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 吴震:

  我们监测到的传销币大概有421种,但是有些是部署在境外,但是它的主要的用户还是在境内。

  董倩:

  不需要申报审批,不需要投资门槛,甚至有的根本就连投资的白皮书都没有,仅是需要所谓的有影响力的人来忽悠两句,然后就能够吸引到公众的众多的真金白银。

  这一方面说明监管的的确是有空间,但是另外一方面在被应允了有巨大收益的同时,投资者自己也不妨想想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胡滨副所长,那您看我们刚才一开始就说了现在七个部门联合要把这样的一个代币投资叫停,叫停之后呢?这是就不干了以后不许干了,还是说未来要有一段时间还有可能再去做?

  胡滨:

  实际上我们这一次叫停止代币发行,它不是禁止,那么停止的是什么呢?停止的是非法代币发行。因此呢本身ICO这种发行呢,它具有一定的现实需求,也有它的合理性,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要防止被利用作为投机的工具,所以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是叫停以后,要进行清理整顿,保护投资者的利益,然后制定相关的规则,明确谁来管怎么管,下一步才能规范的发展。

  董倩:

  胡所长在保护了投资者利益的同时,是不是也伤害到了创新者的利益?你比如说很多科技公司,他们苦于融资无门,在种种融资渠道受到了堵塞的情况下,他们也许会创新出这样的一条对他们是行之可行的一种融资方法,但是如果这样说是目前看是先叫停,对他们来说是不是一种伤害?

  胡滨:

  你说的这种现象可能会存在,但是我们也有机制来应对这种,其实你反映的问题就是如何平衡金融的创新与风险控制的问题,那么这里实际上在这里我希望呼吁在中国尽快的引入沙盒计划,给创新一个安全的空间,可以进行一些实验。

  那么这种情况下等成熟了以后再出去,再向公众去推出,这个是一个好的监管机制,可以鼓励创新,特别对这种金融科技的产品。

  董倩:

  因为科技和金融,科技的创业、科技的创新往往更需要金融的创新来给予助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的确是为了保护投资者和消费者的利益,把这个叫停了,在这种情况下您刚才说到一个沙盒计划,怎么能够疏堵结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既保证科技的创新、金融的创新,另外一方面又足够去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胡滨:

  那么首先我们在叫停之后是堵,然后要疏,怎么疏?那么我们要明确像ICO这种产品的发行的规则、监管的主体、审批的程序、投资者保护等等相关的要求,那么这种情况下然后让那些真正的能够体现出现实实体经济需求的ICO可以正常的发行,这是一个。

  第二个呢,我们在监管者要有加强我们的监管技术,通过监管来及时的发现风险,这种情况下,我们才有能防止风险的发生的同时,又能够让真正的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产品能够推向市场。

  董倩:

  好,非常感谢胡所长。其实今天我们在说到金融的创新和监管的时候,又要反复的说同样一句话,就是一方面我们要加强监管,这当然义不容辞。

  但是另一方面,作为投资者,你在投资的时候,是不是也要问自己有一句老话叫“天要使之亡,必先使之狂。”脑袋一定要清醒。

责任编辑:刘光博

  《新闻1+1》----代币融资,又一件皇帝的新衣?

  解说:

  无申报、无审批、无门槛、无监管,无法定意义的代币发行融资,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投资者趋之若鹜?

  演讲人:

  10万元的大奖大家想不想要?

  观众:

  想。

  演讲人:

  好,我说到做到。

  解说:

  马勒戈币、韭菜币、大V币,目前监测到的虚拟币就有400多种、十多万人参与融资金额高达26亿元。

  播报:2017年9月5日 新闻

  对于虚拟货币到底是什么,这次央行给出了明确定性,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新闻1+1今日关注,代币融资,又一件皇帝的新衣?

  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您知道吗?在全世界流通的货币大概是有170多种,同样一个问题,您知道在互联网上流通的网络的货币有多少吗?据我们国家的官方平台的统计,大概是有421种,这是目前能够监测的到的数字,在互联网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有很多东西是监测不到的,因此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是远远大于我们现在现实世界流通的货币的,那么今天我们要关注的这样的一个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种可能性把网上的货币和虚拟的和现实的连接了起来,那就是有人在通过一种叫做虚拟货币的东西,描绘出一个宏大的投资前景,这个时候就需要用虚拟货币去投资,而虚拟货币却用的上投资者手中的真金白银。

  就在昨天9月4日国家七部委联合下发了一个文件,要叫停这种代币发行融资,也就是专业术语叫做ICO,为什么要叫停,它带来的危害有可能是什么,这种叫停带来的前景,又会是什么?我们今天一起来关注。

  (播放短片)

  解说:

  演讲人:

  10万元的大奖大家想不想要?

  观众:

  想。

  演讲人:

  好,我说到做到。

  演讲人:

  我们茶链代币它会成为面向全球输出的硬通货,我想那时候茶链才真正的伟大。

  在上海这个五星级酒店,演讲者正在卖力推销自家的虚拟币,尽管一张入场券卖到2000多元,但近千人的会场还是被填的满满当当,甚至连会场门外的走廊都变成了临时交易市场。

  央视记者 张艺瑾:

  在现场,很多展板上也印有某某链,某某币,这些的字眼,虽然一般人可能不太理解它们是什么意思,但事实上它已经成为了很多融资项目的噱头。我手上的这个名单,是今天参加宣讲的一些团队,我粗略地数了一下大概有三四十家。

  解说:

  虽然这些虚拟币名称晦涩难懂,但丝毫没有影响投资者的热情,除了众多的年轻面孔外,也不乏四五十岁的女士,她们是专程从武汉赶到上海,并押注这些五花八门、准备上市的虚拟新币。

  展位工作人员:

  您需要那个链接吗?

  投资者:

  我要我要,现在准备下载那个钱包。

  记者:

  你是打算买他们家的代币吗?

  投资者:

  对啊。

  记者:

  自己买了吗?

  投资者:

  自己回去操作就买了。

  投资者:

  在别人很多不懂的情况下,你去参与你就赚了,知道吧?

  解说:

  这些投资者之所以如此疯狂地投钱,正是因为虚拟货币的行情一再暴涨,一枚比特币的价格一度突破三万元人民币。在全国各地,这样的投资大会每天都在上演,甚至马勒戈币、韭菜币等匪夷所思的币种也登堂入室,这些看上去不靠谱的项目,不仅有人买,而且非常疯狂。

  “我投了mlgb这个项目”,这是今年8月14号,投资人发表的一条微博。8月17号,他再发微博称,自己已经投资了18个ICO项目。他还声称:“不喝泡沫,你喝不到啤酒”。

  这种投资到底有多火爆?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目前监测到的虚拟币约有421种。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 吴震:

  2017年上半年,国内虚拟币融资项目,整个融资金额大概是有人民币26亿元。参与的人数我们监测到共有10.5万人。

  解说:

  事实上,代币并不是法定意义上的货币,代币发行融资不需要审批申报,没有任何资本门槛,仅仅基于一个创业概念白皮书,就能直接对公众募集资金。这很容易出现暴涨暴跌,甚至发行者跑路的情况。最近一家叫莱特中国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就突然消失了。

  投资者1:

  当时是用在微商做的一个交易,许(诺)是半个月之内翻倍。

  投资者2:

  我被骗了18000元。

  记者:

  直接转到他银行卡里了。

  投资者2:

  对,直接转到他储蓄所。

  解说:

  前天下午三点,央行联合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播报:2017年9月5日 新闻:

  对于虚拟货币到底是什么,这次央行给出了明确定性,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解说:

  受此公告影响,各大代币全线下跌,特别是比特币、莱特币以及以太坊等“主流币”均出现较大跌幅。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20分钟内跌去近2000元,昨天,比特币抛盘增加,一度跌至23000元。同时,还有15家ICO项目交易平台公告称暂停ICO业务。

  今天,有媒体发文称,“七部委叫停的ICO,一半是贪婪,另一半博傻。”还有评论称,“ICO的暴利已经超过了贩毒,人性贪婪,在这个时候监管尤其不能缺位。”如何不再放任虚拟货币疯狂?监管层是时候出手了。

  董倩:

  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代币融资发行也就是ICO,听起来是一个相对专业的名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它到底什么意思。先来看最权威的定性,七个部委的定性是什么呢?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等所谓的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这是官方对它的定义。

  那么我们来看一下,就是我们今天说的ICO,也就是代币发行融资这过去的半年甚至一年,它的状况是什么一种情况,在我们国家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那么2017年上半年,我们国家呈现出来的情况是,国家的平台监测到,那么现在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43家,然后截止到7月18日,就是上半年,那么监测平台发现项目是65个,参与的人有多少呢?有10.5万人次,然后涉及到钱是26.16亿,那么这是一些相应的数字。

  在面对这样的一个迅速积累的,不管是资金还是人还是项目的时候,那么肯定也积累了巨大的风险,相应的在8月底到9月初的时候,相关的部门也已经出台了的一系列的防范包括提醒,比如说或者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一个处置非法集资的条例的征求意见稿,然后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发布了一个这是有风险的提示函。那么相应的互联网、金融协会也发布了相关的风险提示。在进入了9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还有包括央行在内的国家七部委到今天发布公告叫停ICO。

  那好了,接下来我们就要连线一位专家,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的胡滨副所长。首先胡所长您给我们解释一下,因为今天我们在说代币的这种融资,代币的融资它的出现我们说它是一种为什么会出现?它天生的就是说要进行非法的融资去骗钱的,还是说它的出现也是要满足一些社会上的,也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急切的需求的,是哪一种?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胡滨:

  你说的这种代币融资,现在我想有四种背景产生的,第一种我想最主要是在没有一个明确的监管制度、明确的一个交易规则的情况下产生的这样一种,所以它才会这么没有监管主体,野蛮的生长。

  第二种它实际上从一个可以在部分上能取得一些融资公文的投资工具,已经演化成为一个投机炒作的工具。

  第三个,当前的情况下,一些平台进行大量的夸大的宣传,吸引了投资者去投机的这样一种心理。

  第四个也是反映出我们当前,我们在金融市场当中的一些缺陷,比如说我们没有能够为老百姓非常适合的稳健的这样一些多样化的金融投资的产品可供,所以才会被这样的ICO的产品吸引了很多的投资者去参与。

  董倩:

  胡所长您看,刚才我们也提及的几个数字,我们不妨用图表的方式,你比如说在,我们就以今年上半年为例,从2017年4月、3月,然后到6月你到它的增长幅度是一个非常陡峭的这样一个增速,这是这个项目,我们再来看它参与的人次,同样也是一个非常陡峭的这样一个人次,包括钱在内。

  那为什么市场会对这样的一个代币的融资,会展现出这么强烈的兴趣呢?什么原因您分析。

  胡滨:

  我想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金融科技这个概念现在开始逐步的深入人心,那么老百姓对它又渴望,但是又不真正的了解,所以当ICO出现以后认为这可能是一个金融创新的工具,那么这个也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刚才我说过这样一个问题,这样一个工具是在没有任何行政监管部门,没有规则的情况下去发生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那么就像当年的P2P网络接待一样,野蛮的爆发式的增长,因为现在不做,将来一旦出了规则以后可能就失去了一个先机,所以才会这样大量的快速的增长。

  董倩:

  胡所长,刚才在短片里面,有一位投资者也说了这样的一番话,他说你不喝泡沫,你根本就喝不到啤酒,那么您怎么看他表述的这样的一种投资也好,投机也好的心态,包括您看我们可以援引一个北京青年报带来的这么一个例子,就因为有ICO,那么ICO这样的一种方式,有些投资者像坐过山车一样,那么比如说一上来就是涨幅200多倍,然后又剧烈的下滑,然后又有所起色,这意味着什么?对于投资者来说。

  胡滨:

  刚才说的如果把这个ICO比作一杯啤酒的话,我说这个ICO的这杯啤酒是一个异化的啤酒,那么我们知道,您要想喝啤酒是泡沫少啤酒多。那么我们现在的ICO实际上是泡沫多啤酒少,那么这些泡沫是指什么呢?比如说这些非法的集资,诈骗、传销等等,而真正那些啤酒呢就是可能为一些科技企业,募集了一些虚拟货币的这样一些功能,所以你说这样一杯啤酒我们到底要不要,所以我们首先第一步是先把泡沫给压缩了,然后我们才能体现出它能够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这样一些基础功能。

  董倩:

  好,谢谢胡所长,稍候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刚才我们也说了ICO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相对新鲜的事物,那么投资者虽然多,但是毕竟还是限制在比较少的这样的一个范围内,那么他们想投资,是希望能够在短期得到巨大的收益,但现实情况回报给他们的又是什么呢?我们继续关注。

  (播放短片)

  解说:

  在众多虚拟币中,最著名的要数比特币。从2009年出现以来,每枚比特币还不到一分钱,八年后,比特币已经突破了3万元人民币,直到今天,它的最新报价在2万8千元左右。正是在如此疯长的示范效应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自己发行各种虚拟货币。而一旦出现暴跌时,跑路就成了一些“代币”发行者的选择。

  莱特中国就是一家突然间消失的虚拟货币网站。之前,这家网站发行了一种新的虚拟币,但还在集资阶段就消失了。根据记者的调查,在工信部的网站备案系统中,这家公司真正的名字并不叫莱特中国,而是叫瑞通光泰。

  央视记者 张艺瑾:

  按照工商资料上显示的通讯地址,这栋写字楼的7F办公室,应该就是莱特中国的所在办公地,然而在现场我们却发现,这间办公室的实际所有者,确是另外一家公司。

  解说:

  正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在写字楼的门口,碰到了几个也是来找这家公司的人,他们告诉记者,他们投资了这家公司的虚拟币众筹业务,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电话总是打不通,即便是打通了也告诉他们,打错了。

  投资者 张先生:

  你好,是瑞通光泰吗?

  电话:

  不是,咋回事儿?

  张先生:

  莱特中国?

  电话:

  不知道。

  张先生:

  微商币是我们公司做的吧?

  电话:

  不是不是。

  解说:

  这是这家公司的宣传广告,他们宣称未来微信之间的交易,包括微商都会使用他们发行的这种网络货币进行结算,如此光明的市场前景,巨大的投资回报,让不少投资者动了心。

  投资者 张先生:

  因为现在微商比较火,所以说当时是(说)用在微商以后的交易, 许(诺)是半个月之内翻倍。

  解说:

  正当这些投资者还沉浸在发财致富的幻想中时,在两个多月前,这家公司先是网站突然无法显示,随后,QQ上的客服人员也将全部投资者拉进了黑名单,眼下,他们投资的资金也无法追回。

  那么,虚拟币所谓的“上市”,究竟是怎么操作的呢?记者走访了一家正在进行融资的项目团队。

  某虚拟币融资项目负责人 兰波:

  大约是筹了2000多个比特币吧,这是其中的一个(收款)地址,这不是所有钱包的全部。

  解说:

  兰波,某融资项目负责人。据他介绍,国内融资的目标金额通常为几千万人民币,大项目能轻松上亿,大大高于一些新三板上市公司的募资金额。

  某虚拟币融资项目负责人 兰波:

  从这种类IPO的这个角度来讲,它也没有监管,大家可以自由上去代币。

  解说:

  不需要申报审批,没有任何资本门槛,仅仅基于一个创业概念白皮书,就能直接对公众募集资金。

  目前国内的交易市场上,已经有不少虚拟币价格一路下跌,然而由于团队信息很少对外公布,对于这些项目的真实经营情况不得而知。

  某虚拟币融资项目负责人 帅初:

  目前就是如果发生这种比如说开发团队这个跑路,或者说开发团队没有实现当初的承诺,那给投资人造成的损失,其实是没有任何保障的。

  解说:

  随着“虚拟货币”交易的大幅增加,代币发行融资也呈现爆发式增长。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 吴震:

  我们监测到的传销币大概有421种,但是有些是部署在境外,但是它的主要的用户还是在境内。

  董倩:

  不需要申报审批,不需要投资门槛,甚至有的根本就连投资的白皮书都没有,仅是需要所谓的有影响力的人来忽悠两句,然后就能够吸引到公众的众多的真金白银。

  这一方面说明监管的的确是有空间,但是另外一方面在被应允了有巨大收益的同时,投资者自己也不妨想想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胡滨副所长,那您看我们刚才一开始就说了现在七个部门联合要把这样的一个代币投资叫停,叫停之后呢?这是就不干了以后不许干了,还是说未来要有一段时间还有可能再去做?

  胡滨:

  实际上我们这一次叫停止代币发行,它不是禁止,那么停止的是什么呢?停止的是非法代币发行。因此呢本身ICO这种发行呢,它具有一定的现实需求,也有它的合理性,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要防止被利用作为投机的工具,所以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是叫停以后,要进行清理整顿,保护投资者的利益,然后制定相关的规则,明确谁来管怎么管,下一步才能规范的发展。

  董倩:

  胡所长在保护了投资者利益的同时,是不是也伤害到了创新者的利益?你比如说很多科技公司,他们苦于融资无门,在种种融资渠道受到了堵塞的情况下,他们也许会创新出这样的一条对他们是行之可行的一种融资方法,但是如果这样说是目前看是先叫停,对他们来说是不是一种伤害?

  胡滨:

  你说的这种现象可能会存在,但是我们也有机制来应对这种,其实你反映的问题就是如何平衡金融的创新与风险控制的问题,那么这里实际上在这里我希望呼吁在中国尽快的引入沙盒计划,给创新一个安全的空间,可以进行一些实验。

  那么这种情况下等成熟了以后再出去,再向公众去推出,这个是一个好的监管机制,可以鼓励创新,特别对这种金融科技的产品。

  董倩:

  因为科技和金融,科技的创业、科技的创新往往更需要金融的创新来给予助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的确是为了保护投资者和消费者的利益,把这个叫停了,在这种情况下您刚才说到一个沙盒计划,怎么能够疏堵结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既保证科技的创新、金融的创新,另外一方面又足够去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胡滨:

  那么首先我们在叫停之后是堵,然后要疏,怎么疏?那么我们要明确像ICO这种产品的发行的规则、监管的主体、审批的程序、投资者保护等等相关的要求,那么这种情况下然后让那些真正的能够体现出现实实体经济需求的ICO可以正常的发行,这是一个。

  第二个呢,我们在监管者要有加强我们的监管技术,通过监管来及时的发现风险,这种情况下,我们才有能防止风险的发生的同时,又能够让真正的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产品能够推向市场。

  董倩:

  好,非常感谢胡所长。其实今天我们在说到金融的创新和监管的时候,又要反复的说同样一句话,就是一方面我们要加强监管,这当然义不容辞。

  但是另一方面,作为投资者,你在投资的时候,是不是也要问自己有一句老话叫“天要使之亡,必先使之狂。”脑袋一定要清醒。

责任编辑:刘光博

台州路桥什么医院治疗腋臭医院好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